新聞快遞>>
【天水解放70年】70年 見證清水張家川滄桑巨變    【天水解放70年】記者帶你感受清水張家川解放燃情歲月    學歷高身段低幫扶實 兩博士清水關山村種木耳    天水市政協機關開展紀念建黨98周年主題黨日活動    天水市委政法委舉行紀念建黨98周年主題黨日活動    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新聞中心>>天水新聞>>大新聞
【天水解放70年】70年 我的難忘時刻
來源: 天天天水網    編輯: 張娟 2019-07-02 10:43:06 星期二     字體設置:

 編者按

  歷史的長河,波瀾壯闊、大浪淘沙。70年前,天水沖破黎明前的黑暗,迎來解放。70年后,我們再次回望歷史,回首那個激情燃燒的年代。值此新中國成立70周年、天水解放70周年之際,《天水日報》隆重推出天水解放70年專題系列報道,追尋、銘記、傳承紅色精神,尋訪天水解放前地下斗爭的光輝足跡,感受天水這座歷史古城的驕傲和榮光。

姚來春:“大觀園”里走一遭

  □天水日報記者王雪梅

  50多年前5月的一天,農村孩子姚來春第一次站在了清水一中門前,他看到被高高的城墻圍起來的城里有農村從未有過的繁華,整個清水縣城被城墻外綠茵茵的農田包圍著,就像是一片綠色海洋上漂浮的一條大船,當時回到農村后還以這個為靈感寫了一片作文,受到了小學老師的表揚。

  那時候姚來春還不知道多年后他會進入清水一中上學,也不知道他會喜歡上《紅樓夢》,更沒想到在50多年后他會擁有自己的“大觀園”。

  今年72歲的姚來春是清水一中退休教師,他由一個農村的放牛娃到進城上學并留到城里工作,經歷了窮苦艱難,也收獲了寶貴財富成了人生贏家。

  姚來春9歲之前承擔的是家里6頭牛的放牛重任,直到9歲時,牛入了農業社后他才上了學。盡管家里貧困,上學艱難,但是相比其他農村孩子,姚來春要幸運得多。姚來春說,他小學考中學的時候班里有十幾個同學,考進去了三四個,上了一學期后,就剩了他一個了。

  那時候農村孩子能上學的特別少,姚來春卻堅持了下去,除了受母親娘家家族文化熏陶的影響外,還有母親始終如一的堅持。“我印象深刻的是,1960年左右的時候經常挨餓,有時候學校都不去,就為了挖野菜充饑,有好幾次父親不叫念書了,可雖為文盲的母親為此還發怒了,說只要她活著就不能讓我輟學。”姚來春說,那時候一學期一塊多錢的學費全是母親賣雞蛋換來的,后來到天水市一中上高中的時候花銷越來越多,為了攢夠一年的開銷,母親每年都養兩頭豬,賣的四五十塊錢全用于他上學的費用,也是那時候他讀到了一生為之入迷的名著《紅樓夢》。

  深受窮學之苦,做了40年教師的姚來春在得知九年義務教育全面普及時心情振奮,當得知在到2020年,全國普及高中階段教育時他感嘆:在這樣國家大力支持的教學環境下,現在的學生真的是太幸福了。“每改革一次都是一次大的進步,改革開放前,課程單一,知識結構薄弱。改革開放后,各科全面開課,后來又有了音體美。以前學費再少家里卻難以為繼,現在義務教育免學費,免書費,住校生還有住校補貼,再也不會有上不起學的問題了。”姚來春說,過去幾十年的時間里,他就像劉姥姥逛大觀園一樣,對于教育事業的改革看得仔細,也樂于其中,在教育這個“大觀園”里發生的故事將會伴隨他的一生。

  姚來春雖然沒享受到教育改革的春風,但是他到城里上學后接觸到了《紅樓夢》,讓他領略了大觀園的美,也是從那時候起,他心里埋下了在清水打造起屬于自己的“大觀園”想法的種子。

  “還記得小時候站在清水一中門前的情形,那年5月看到了清水縣城的美,對城市建設充滿了興趣,上完高中回去時,當年宏偉的城墻已經被拆除了,覺得很可惜,如果能保存到現在定是很好的旅游資源。”姚來春說,也許是由于年幼時有過幻想,在清水一中工作的最后十年,正趕上學校校園建設,他承擔起了學校的綠化工作,做起了人文景觀,后來受邀成了清水縣多個學校的綠化設計的免費設計師。姚來春說,要搞人文風景,就搞和大觀園一樣的景致,讓清水一年四季有看頭,現在自己建的清水縣農業園區就源于當時的想法。

  記者看到,在占地600多畝的農業園區有傳統的農作物、苗木、蔬菜和桃花、月季、皇宮柳等觀賞類花木十幾個品種,這些都將會為清水縣城的學校建設和城市建設做出應有的貢獻。

潘隨林:農村發展 里子面子都要

  □天水日報記者王雪梅

  對于出生在農村的清水縣檔案館館長潘隨林來說,農村的發展變遷他全部看在眼里,記在心里。潘隨林工作第一年去清水二中報道的那一天是他激動的一天,也是他狼狽不堪的一天,更是他記憶深刻無法忘懷的一天。

  1985年9月10日是全國的第一個教師節,家住土門鎮的潘隨林之前收到通知,在9月10日這天要到清水二中報道上班,懷著激動的心情,潘隨林在9月8日這天從家里出發了,步行半天才坐上了唯一一趟去城里的班車,沒想到的是到地方時下起了大雨,步行去學校的途中,還不到半里路就被雨水灌透了全身,一不小心摔了一跤,滾了一身泥,以致到學校時被校長誤以為是個學生。

  “那時候路況太差,路程又長,從家里到學校現在四十幾分鐘就能到的路程,硬是兜兜轉轉走了兩天,還弄出了笑話。”潘隨林對記者說,清水縣近年來最大的變化是農路,現在所有的通村路全部硬化了,早都結束了“晴天一身土,雨天一身泥”的歷史,還被評為全國四好農村路,給清水縣賺足了面子。

  潘隨林說,除了農路給農村帶去的福利讓他驚喜外,讓他記憶深刻的還有跟著父母交“皇糧”的情形:上小學的時候,每年要交統購糧和訂購糧,必須要交的統購糧被村民們稱為“皇糧”,印象深刻不是因為交不起,而是由于交“皇糧”的過程實在太坎坷。當時家里交糧的時候都是由牲口馱著的,大老遠駝過去,最怕的就是驗糧驗不過。有一次,家里駝去的四袋糧食才驗過了兩袋半,剩下的駝回去晾曬的時候遇上陰天糧食受了潮,第二次交糧的時候又沒通過,一次糧食交了整三天,后來為了能順利交糧,還找熟人走了后門,排隊靠前,驗糧的時候也很快。

  “改革開放后,包產到戶,每家每戶的生產積極性高了,收成翻了一番,交統購糧沒問題,就是交糧太麻煩。”潘隨林說,2006年,國家正式宣布取消農業稅,標志著中國實行了2600多年的“皇糧國稅”退出歷史舞臺,也沒了交糧的尷尬。

  潘隨林說,全面取消農業稅,對家庭生活已經影響不大,但是對保護鼓勵農業產業發展起了大作用。現在國家倡導休耕,尤其對于農業產業比較薄弱的地方來說,可以不種糧食,市縣又重視生態環境建設,發展畜牧產業,現在農業形態更加多樣化,蘋果、藥材等產業也發展起來了,內生動力強大,同時,國家政策對農業的傾斜讓農民有了發展致富的信心,清水縣的里子越來越充實。

  “清水縣現在有6萬多戶農戶,有近5萬多戶農戶是一磚到頂的磚房或是小洋樓,這是90年代以來清水農村變化的直接體現,尤其從2008年災后重建到現在,新建的農村新房有4萬多戶,新房達到了70%以上。”據潘隨林介紹,由以前上學沒錢假期要上樹打洋槐籽賣錢,或是挖些藥材填補學費,到現在的農村孩子吃穿、上學不愁,由原來的農業基礎薄弱靠天吃飯,到現在有技術支撐,產業致富,清水縣的農村發展既有“里子”,也有“面子”。

?

  魏存夫:大山深處好人家

  □天水日報記者王雪梅

  6月27日,在記者去往張家川回族自治縣木河鄉高山村的時候,天下起了小雨,車子沿著一座山盤旋而上,爬到半山腰時雨下的更大了,山里出現了濃霧,能見度不足20米的山里,看不到人影和村莊,記者當時心想,在這樣的大山深處生活的村民會是怎樣的呢?

  半小時后,記者來到了一處排列整齊的新農村前,仔細看去,這一處新農村有些年頭了,雖然樣式不及近幾年新修的新農村時尚美觀,但是裝修卻還不錯,家家戶戶都用白色的瓷磚貼了房屋外墻,院墻也是刷得白亮,大門口打掃得一塵不染,都讓記者沾滿泥土的腳無處落地。

  還沒進門,便聞到陣陣飯香,原來是村民魏存夫家的午飯端上了桌。

  聽聞有人進門,出來迎門的魏存夫穿著一身干凈整潔的布衣,比他衣服更干凈的是他發自內心的笑容。

  得知來意,66歲的魏存夫一開口便說道:“我是最早享受到國家扶貧款的幸運人。改革開放后,國家出臺了政策,給我們老百姓發放了扶貧款,鼓勵大家養牛羊來發家,當時國家給村上給了100萬的扶貧款,按照家庭人口的多少,人口少的能領到1-3頭牛,我們家當時人口較多,領到了3頭牛,一年要生幾個小牛仔,3年后,家里賣牛賺了好幾萬塊錢,當時看著那些錢感覺太稀罕了。”

  掙到了錢,不能只顧著高興,魏存夫首先想到的是如何錢生錢,于是他用掙到的錢,還清了扶貧款,將剩下的錢用來發展種養殖,養了6只牛,16只羊,通過不斷繁殖,家里的牲畜越來越多,生活也發生了巨大變化。

  “我覺得最欣慰的是用掙來的錢,幫兒子在武漢開了飯館,那是我最英明的決定。”魏存夫對記者說,兒子之前在自家親戚的新疆飯館打過工,一直負責拉面、炒菜的工作,干了幾年后,兒子學到了手藝,而且發現開飯館是致富的好途徑,因此就想著自己單干。當時了解到村上有在武漢打拼的村民,他兒子便獨自一人去武漢考察了市場,最終將面館開在了武漢。

  魏存夫說,剛開始那幾年比較困難,為了能幫兒子渡過難關,他不遠千里也奔赴武漢,給兒子當下手,端盤子,打掃衛生,后面生了孫子,兒子的飯館也步入了正軌,于是他便回家抱起了孫子,過起了晚年生活。

  “兒子在外面開飯館已有10年,當時開飯館的1萬元啟動資金是養牛賺來的,10年間,飯店規模變成了原來的兩倍,一年收入有十幾萬元。”說起現在的生活,魏存夫很滿意,作為村里最早富起來的人家,他并沒有安于現狀,而是響應國家的扶貧號召,地里頭又種了中藥材。

  作為以田地為重的農民,魏存夫對于80年代包產到戶的事還記憶猶新。我們分到土地的第一年因地薄收成還算一般,一畝地小麥最多收500斤,等到了第二年,土地肥沃起來后,照看有方的一畝地小麥產量增到了1000斤,當時家里種了十幾畝地,每年糧食的收成都在萬斤以上。

  吃糧問題解決了,就考慮到了住房問題,魏存夫用6.5萬元住上了最早的新農村,成了大山深處的好人家,也成了最早奔小康的農戶之一。

?

  南安存: 感恩社會變革帶來的機遇

  □天水日報見習記者馬凱

  站在南安存老人家中陽臺向遠處眺望,是一片綠茵茵的操場和整齊劃一的教學樓,從20世紀七十年代開始,他就與眼前的這所學校結下了不解之緣。如今回憶過往,學校是他人生繞不開的印記。

  1952年,南安存出生在張家川回族自治縣大陽鎮劉山村,從小酷愛讀書的他因為家境貧寒不得不輟學在家,當時家中兄弟姊妹有六個,南安存作為家中的長子,便承擔起了照顧弟弟妹妹的責任。“那時候家中確實困難,沒有一點生活來源,每天吃的不是玉米面就是高粱面,我輟學之前還有幾塊錢的助學金,拿到助學金后,要用這些錢給家里買些食鹽。”南安存說,輟學以后,他就在學校挑糞掙工分,學校的廁所當時給生產隊承包了。有時候干完活,他會抽空去教室讀書,后來也算勉強上了一個高中。

  1976年,當時縣上的一所學校校辦公廠要招一位技術工,南安存勤快好學的品質很多老師都看在眼里,于是在老師的引薦下,他就去校辦工廠打工,也遇上了對他影響深遠的恩師。這位恩師是位物理老師,四川人,六十年代初支援西部來到張家川縣,當時他負責一些器械的維修工作。在這位老師耐心的教導下,南安存很快就上手了,他工作出色,每次都能領取一些額外的獎金,每月工資有70多元,算是一筆不菲的收入。“當時很多老師對我說,我的工資比大學生的都高。”南安存說。

  但這些工資南安存不僅要用來養活一家人,還得供給弟弟妹妹上學,因此生活依然窘迫。“我記得家里情況轉變最大的時候,是責任田劃分下來后,當時窮害怕了,劃分下來的十幾畝大多都種了小麥,沒想到一年下來,產量過萬斤。當時麻袋密密麻麻碼了一屋子,感覺心里很踏實。”南安存說,家里再不愁溫飽問題了,他也有精力做其他的事了。當時隨著改革開放不斷深化,學校也準備將校辦廠承包出去,南安存在深思熟慮之后,承包了自己工作了十幾年的校辦廠,從員工搖身一變成了修理廠的老板。

  承包下來后,首先面臨的是人手不夠的問題,南安存找了幾個幫手,這其中包括自己的弟弟,他將自己所學的手藝全部傳授出去,沒想到依靠這門手藝,弟弟家的生活越來越有起色。

  如今談及變化,南安存感慨萬千。他說:“維修生意最好的時候是90年代,現在銷售售后服務的興起,我們鋪面維修生意就大不如往前了。前些年水泵維修生意也特別好,現在家家戶戶通上了自來水,現在修水泵的也少了。修理生意不行也說明社會發展得好,反正我年齡大了,現在也退休在家了。”隨著時代變遷,南安存維修了幾十年的老式家電、水泵都逐漸退出歷史舞臺。如今,南安存大兒子開了家電專賣店,小兒子上了大學也有了固定收入,屬于南安存的時代似乎已經過去了,但他依然很感激曾經偉大的社會變革給他帶來的機遇,現在南安存每天和棋友下下棋,喝喝茶,感覺生活很滿足。

上一篇【天水解放70年】70年 見證清水張家川滄桑巨變

我也來說兩句 查看評論
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
相關新聞
©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網www.qvbuvf.live版權所有,未經《天水日報》社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新聞熱線:0938-8390229 技術故障:0938-8217313 謠言舉報:0938-8390229 地址:天水市民主東路86號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甘新辦 6201015 備案許可證編號:隴ICP備09002627號
技術維護與支持:天天天水網信息部

法律顧問:天水忠信律師事務所萬有太、職素芬
战甲危机客服